根治農莊經營的困局:“共享農場”理念問世!

作者:山合水易 | 來源: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| 時間:2017-06-15 | 關鍵詞:共享農場

  幾乎一夜之間,各種小黃車、小橙車遍布諸多城市街頭,徹底改變了人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方式。

  再聯想到之前的滴滴打車,以及正在市場培育期的共享電動車、共享汽車……不夸張地說,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,正在暴風驟雨般地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。

共享農場

  那么,我們不禁要問,這么多領域都能“共享”,休閑農莊能不能“共享”?

  農業共享模式的切入點

  隨著2017年中國一號文件的發布、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的發布,農業已經成為創業者淘金的夢想家園。

  其中,一些新型農業產業的市場隱藏著巨大的金礦。比如:休閑農業市場規模5050億元、中國土地后市場市場規模預計有5000億元、2017年生鮮電商市場規模達1500億元、農村物流市場規模1000億、農村電商更是高達10萬億。

共享農場

  雖然,三農領域市場巨大。但,三農領域的問題與痛點依然比紹。比如:融資問題、誰種地的問題、如何種的問題、如何賣的問題...

  當前,圈子里面流傳這一句話,三流企業做產品、二流企業做品牌、一流企業做平臺。

  因此,如何把公司或者項目做成有個平臺,讓客戶、用戶、渠道商、代理商能共同做大做強,成為互聯網時代的大趨勢。

  共享模式很火,農業公司或者創業能能否借鑒共享模式呢?

  如果可以的話,哪些方面可以采用這些模式?

共享農場

  1、農村土地

  國家提倡土地流轉與變現,土地已經成為資本追捧的對象。一家創業型公司如果流轉了1000畝土地可以解決共享模式來資金的困局。

  目前有些地方已經在開始認種、認養的項目。只要你有地,你也可以開展認種、認養項目。比如,一個城市家庭可以認種1畝地,支付管理費用,之后由你來幫他們搭理,種出來的農產品歸城市用戶。

  這樣可以解決誰來種地、融資等問題。

  2、農機

  很多朋友之前抱怨農機的價格太貴,一臺農機十幾萬,甚至上百萬。而且,要命的是農機閑置率太高。

  如果通過開展農機租賃,一臺農機可以提供給一個村里的農戶使用,大家一起來共享這臺農機。

  如此,也可以減輕創業者資金壓力和現金流。

共享農場

  3、農村物流

  目前,很多大型的物流公司。比如順豐、申通等物流的渠道已經下沉到村鎮了。

  前些天,國家也發文提出發展農用車來開展物流和配送。畢竟,農村比較分散,物流跑起來比較吃力。

  如果,通過一輛農用車來共享物流配送,是不是也可以破解農村物流難題。

  4、農村倉儲

  農產品大量上市之后,不肯一次就能賣掉。因此,倉儲或冷鏈顯得特別重要。但建設一個倉儲成本太高、閑置率也特別大。

  通過共享模式,激活農村倉儲,提供倉儲利用率,幫助農民解決農產品存儲及農產品安全等問題。

  5、銷售渠道(電商)

  得渠道者,得天下。

  但,這些銷售渠道能否拿來共享快速激活農產品銷售呢?目前,農產品電商就在扮演這渠道共享的角色。只要你的產品足夠好,就能通過電商平臺賣到全國乃至全世界。

共享農場

  農業共享模式賺錢的“金三角”

  共享模式還是要考慮盈利與賺錢的。那么利用共享模式如何實現企業或項目賺錢呢?我們認為也有以下幾點。

  1、賣產品

  有些水果基地采用采摘活動,從而把農產品賣出去。這比你去尋找渠道銷售賣是不是更有價值。

  之前有個朋友,去年種了100畝紅薯,因為一時沒有找到賣家,一時策劃了一場“與孩子一起挖紅薯”的親子活動,報名這僅僅需要100元就能體驗到挖紅薯樂趣,還可以品嘗到紅薯產品,也能把挖到的紅薯帶回家。一場持續1個月的活動,100畝紅薯基本是賣完了。

  2、租賃

  依靠租賃賺錢是農業共享模式的最可靠的保證,通過提供租賃服務可以實現資源的價值。

  其中,比較多的就是土地租賃、農機租賃。

  比如,農場或者合作社耗資百萬購買的收割機。一旦完成了自己農場或者合作舍的收割任務,剩下的時間可以通過租賃的方式服務周邊的農民。

  3、資本運作

  這一點有點像共享單車模式,把平臺打造成資金池,通過聚焦錢和資源,之后再通過資本運作,從而完成財富再造。

  比如,一家養殖大戶,養了5000頭豬。如果采用領養的方式,一頭豬以1000元被領養,那么就有500萬元的現金。養殖大戶可以憑借這500萬投資其他項目,從而實現財富的增長。

  最后,也有人認為共享模式適合體量大的市場。就農業來說,也有很多大體量市場,比如農資、農產品等。但,如何實現供應鏈及價值鏈再造就成為農業經營者思考的重點。
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相比之前共享經濟的業態都是從下到上的民間創業行為,這次的“共享農莊”從初期開始,就被政府認可并從政策層面積極推動。

  近日,海南省召開“以發展‘共享農莊’為抓手建設田園綜合體和美麗鄉村”培訓推進會。

  在會上,海南省省委副書記李軍指出:共享農莊,是解決農產品滯銷和價格波動、美麗鄉村建設缺少商業模式和持續運營能力、鄉村旅游產品單一和水平較低、貧困戶持續穩定脫貧致富、農耕文化傳承等問題的有效舉措。

共享農場

  其實,早在今年3月份時候,海南省就制訂了“我在海南有農莊”的專項行動,將“共享農莊”作為美麗海南百鎮千村建設一個抓手先行試點。

  對于政府而言,“共享農莊”模式,通過使用權的交易,將農莊的閑置資源與城市需求之間進行最大化、最優化的重新匹配,將不確定的流動性轉化為穩定的連接,間接地縮減了城鄉差距問題。

  對于農莊和農民而言,通過產品認養、托管代種、自行耕種、房屋租賃等多種私人定制形式,不僅可以降低經營風險、提升產品附加值,還能夠和以往低頻消費的用戶建立強連接。

  對于城市消費者而言,有一方良田,播撒夏秋之繁實,有一處宅院,納三五好友,賞四季之風月,幾乎是人生最大幸事。

  共享農莊,才能“根治”目前農莊經營的困局

  想要實現財富倍增!沒有新思維、新模式,真的寸步難行!

  事實上,“共享農莊”模式的雛形,很早在美國就已經出現。

  在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州,有一個名為“艾米農場”的生態莊園。這個占地60畝的美國版“農家樂”,只有六十多歲的南迪和他三十多歲的女兒兩個人打理。

共享農場

  當然,全部工作只有兩個人并不現實,所以,他們干脆所以她們干脆把農場弄成開放式,隨性經營。

END

?